FANDOM


Mbox notice
这篇文章含有暂无官方翻译的名词。

国王大道之役Battle of the Kingsroad),或称为the Muddy Mess,是血龙狂舞的最后一场大型战役。它发生在君临附近的国王大道上。[1]

背景

得到了北境谷地已经出兵支持黑党的消息,残存在河间地的诸多黑党领主大受鼓舞。他们团结在徒利布莱伍德的领导下,打算做最后一搏,沿国王大道南下直捣重镇君临。他们在131AC的第四个月正式出征。

他们的领袖是年轻的Kermit Tully公爵,只有十二岁的班吉寇·布莱伍德和本的姐姐黑亚丽·布莱伍德。这些年纪轻轻就已经久经沙场的领主被人们合称“孩子们”。河间地军队的总和在此时小于四千人,所以当博洛斯·拜拉席恩得报时他十分轻视他的对手。博洛斯由风暴地人组成的大军以逸待劳驻守着君临,总数比孩子们的军队多出十倍。对敌人嗤之以鼻的博洛斯没有利用城防组织防守,而是主动率军到国王大道上去迎战死王后的余党。

在这之前,自诩为狡黠的博洛斯让他的风暴地军队避免卷入正面战争,让他们保存体力和战斗力。当兰尼斯特军队在湖畔之战被屠杀时他哈哈大笑,因为他的军队没有见血。当河间地的领主们被瓦格哈尔火烧,粉碎在第一次颠簸屯之战他也大笑,因为是绿党这边是海塔尔家族的军队在战场上厮杀,伤亡惨重。所以这次战役他得以用完整无缺、体力充沛的四万人面对大战后残存的少数残存河间地领主。

战斗

博洛斯的“狡黠”策略最终被证明是在犯傻。风暴地的绿党确体力充沛,滴血未沾,但同样证明绿党的军队也如嫩绿的水果一般不成熟。因为没参加过任何战事,他的士兵都是新兵。河间地的军队尽管人数只有他的十分之一,但都是从最激烈的战场上活下来的老兵。他们参加了血龙狂舞多次大型的战役:湖畔之战Butcher's Ball第二次腾石镇之战。河间地人厮杀疆场时,博洛斯还带着风暴地人在厅堂里开宴会。博洛斯眼中的孩子们指挥过这些战役,他们的指挥经验远超过了博洛斯这个成年人。

博洛斯没有想到这些,他的军队大摇大摆的正面迎击河间地人。当两军在君临不远处相遇时,博洛斯的骑兵发起冲锋,直接冲进了陷阱——雨水已将道路变得坑坑洼洼,骑兵们人仰马翻,队形一下打乱。这场战役因此也得名“Muddy Mess”。血人本从侧翼杀出,而黑亚丽带着弓箭手点射那些动不了的骑士。博洛斯一直反抗到了最后,杀死了戴瑞伯爵梅利斯特伯爵。最终他正面迎上了年轻的Kermit Tully伯爵,两人一对一单挑。勇武有余,但经验不足的博洛斯死于久经沙场的徒利公爵剑下。风暴地军队就此溃败,幸存的人数不多。

战后

获胜的黑党军队趁势包围了君临,再未遇到大的抵抗。在他们后面,更多的黑党军队正在赶来,包括克雷根·史塔克带领的北境人和谷地的军队等。伊耿二世大势已去。已经成为伊耿二世海政大臣的科利斯·瓦列利安劝说他投降,但伊耿二世厉声拒绝,并打算割掉他外甥的耳朵当做警示。离开御前会议后,他坐上自己的轿子起驾回寝室,期间被人递了一杯酒。到了寝室当轿夫请他下轿时发现他已被毒死。背后的主谋仍是历史上的谜团。

引用与注释

最近编辑:米拉西斯(留言),TA已经为维基做了18,844次贡献。
版权信息:本文来自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的国王大道之役词条,以CC-BY-SA授权,转载时必须保留此行。(https://asoiaf.fandom.com/zh/wiki/%E5%9B%BD%E7%8E%8B%E5%A4%A7%E9%81%93%E4%B9%8B%E5%BD%B9)


导航:血龙狂舞模板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