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Lin BoFaceless Man

屋頂上的無面者。© Fantasy Flight Games

無面者Faceless Men)是一個宗教刺客團體,他們信仰千面之神,即死亡之神。

歷史

慈祥的人艾莉亞·史塔克解釋時所說的那樣,無面者的組織的歷史比布拉佛斯這座城市的歷史還要悠久。無面者最初誕生於瓦雷利亞,至少早於瓦雷利亞的末日浩劫。關於無面者的起源,一直流傳着一個傳奇故事。

千面之神的教派最初誕生於瓦雷利亞礦井內悲慘的奴隸群中,礦內的奴隸經常起義,而第一個無面者就是反抗者之一。有人認為他本身就是個奴隸,有人堅持說他是自由堡壘的公民,出身於貴族世家,有人甚至會告訴你,他是個同情手下奴隸的監工。事實上,沒人真正清楚他的來歷,大家只知道,他在奴隸中活動,聆聽他們的祈禱。上百個國家的子民被抓來在礦井中勞作,每個人都用自己的語言向自己的神禱告,然而祈求的都是同一件事——解脫,終結痛苦,一件極為普通極其簡單的小事,卻得不到神的回應。煎熬無止境地繼續着。

直到有天晚上,在泛紅的黑暗中,他明白了——所有神祗都有自己的工具,為其效力的善男信女在世間執行他們的意志。表面上,奴隸是在向上百個不同的神靈哭喊,其實那是同一個神,有着上百張不同的臉孔而已——而他即是這個神的工具。[1]此後,第一個無面者將「禮物」賜予那些絕望的奴隸,後來他也將禮物賜予了那些奴隸主。[1]

宗教

黑白之院中,侍僧身穿黑白相間的袍子,在世間行使他們的宗教職責,如照顧死者。神廟裡有一個開放的聖堂,那裡有着許多死亡之神的神像,包括七神中的陌客,但沒有正式的儀式。千面之神的信徒會用一隻黑色的杯子飲水,從而毫無痛苦地死去。與千面之神信仰相關的一句高等瓦雷利亞語是「valar morghulis」,即「凡人皆有一死」;與此句話相應的是「valar dohaeris」,即「凡人皆需侍奉」。

千面之神有諸多名字,在科霍爾,它是「黑山羊」;在夷地,它是「夜獅」;在維斯特洛,它是「陌客」。

暗殺

千面之神的信徒認為死亡是仁慈的解脫。付出代價,他們就會同意取走世上一人的性命,認為這是給神的獻祭。信徒中的精英稱為無面者,他們被訓練完成這些任務。無面者里也有可能有女性。他們擁有神奇的能力可以隨意改變外貌。作為訓練的一部分,需要拋棄真正的身份,將自己視為「無名之輩」。他們使用各種方式殺死目標,包括一種名為「扼死者」的毒藥。[2]決定應付代價的,在於目標的名望以及防禦程度。

在《權力遊戲》中小指頭提到,如僱傭無面者刺殺尋常商人,僅半價就足夠僱傭一整支尋常傭兵組成的軍隊;若是七大王國僱傭無面者刺殺丹妮莉絲·坦格利安,花費將不可想象[3](而這僅僅是丹妮還是公主的時候,如今作為女王,其花費更甚)。

一個無面者不會殺自己認識的人。[4]

無面者的身份

慈祥的人似乎在組織中有某種權力,他負責艾莉亞·史塔克的訓練。流浪兒在黑白之院處理毒藥事務。儘管她36歲了,然而由於接觸毒,她看起來憔悴消瘦,像個孩子。艾莉亞在黑白之院中見到了其它一些無面者。她稱他們為「美男子」、「胖子」、「古板臉」、「斜眼」、「領主」和「餓鬼」。

一個無面者偽裝成名為賈昆·赫加爾羅拉斯罪犯,他是守夜人所征的新兵之中的一個,之後,他改換身份,加入血戲班。一個自稱為鍊金術士的人給佩特下了毒,有可能在學城替代了真正的他。賈昆變臉後的相貌特徵和鍊金術士的一樣,他們可能是同一個人。可以比較這兩處的描述。[5][6]

引用與注釋

  1. 1.0 1.1 群鴉盛宴章節 34,運河邊的貓兒。
  2. 烽火危城序章
  3. 權力遊戲章節 33,艾德。
  4. 血龍狂舞章節 64,醜女孩。
  5. 烽火危城章節 47,艾莉亞。
  6. 群鴉盛宴序章
最近編輯:陳秉鋐(留言),他已經為維基做了429次貢獻。
版權信息:本文來自冰與火之歌中文維基的無面者詞條,以CC-BY-SA授權,轉載時必須保留此行。(https://asoiaf.fandom.com/zh/wiki/%E6%97%A0%E9%9D%A2%E8%80%85)
參考:部分內容來自於維基百科

發起討論 關於 无面者 的討論

  • 为什么艾丽娅不利用贾坤杀死杰弗里?

    16 條訊息
    • 说这么多,好像自己没过过童年似得,一个这么点大的孩子,懂这些东西么,艾丽亚只知道这些人都是仇人,但她不知道哪个更值得仇恨,哪个优先级更高。就像她会在龙骨大厅里撞见八爪蜘蛛的关键秘密却居然能忘记掉一样,孩子难以分辨什么事情是重要的
    • 在怎麼測試我也要先殺泰溫蘭尼斯特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