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格拉茨旦·卡拉勒Galazza Galare)是弥林吉斯高阶女祭司,被称为绿圣女.

外貌

巴利斯坦·赛尔弥 推测格拉茨旦至少比他年长二十岁。如果猜测正确,格拉茨旦将超过八十岁。[1]

她头发雪白,皮肤薄如羊皮纸一般,但岁月并没有黯淡她眼里的神彩。她的眼睛是夺人心魄的绿色,和一身绿圣女的绿色长袍相互映衬。[3] 丹妮莉斯·坦格利安觉得那双眼睛充满了哀伤,也充满了智慧。 [4]她一般穿着绿色的袍子,戴着面纱。 [3] 当戴起面纱的时候,她的大部分脸都被遮住,窥探的人们只能看见那双眼睛。[4] [5] [1] 她的声音柔和又慈祥。[4] 巴利斯坦·赛尔弥觉得仿佛有一个象征智慧与高贵的光环围绕着她。 [1]

近期事件

魔龙的狂舞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攻下弥林后,格拉茨旦成为了她的顾问之一。丹妮最初想要废止托卡长袍的穿着,格拉茨旦规劝她打消此念,并坚持她一定要穿托卡长袍,不然会被永远憎恶,弥林的吉斯卡利人依旧把丹妮当做一个野蛮征服者和荒诞的外来客,而弥林的女王应当以古吉斯淑女的形象示人。[6]

她与总管瑞茨纳克·莫·瑞茨纳克一直试图说服丹妮物色一位弥林贵族成婚,以此笼络民心。对丹妮而言,神庙的女祭司对自己的支持是至关重要的[6]

丹妮莉丝在大金字塔大厅上朝时,接见了格拉茨旦的堂弟——格拉兹旦·佐·卡拉勒。原本出于他是绿圣女亲人的缘故,丹妮应该对他的要求尽量满足的。可是在听了此人的请愿后,丹妮十分不悦。格拉兹旦过去的女奴如今自己开了纺织店,他想要从她们的收入中抽成,因为女奴们精湛的手艺是承袭自他曾拥有的一位老女奴,而格拉兹旦根本连那位业已去世的老女奴的名字都记不得。丹妮因此而驳回了他的请愿,还说他应该给她们买台新纺织机。[6]

格拉茨旦赞成重开竞技场,她相信这可以取悦神明。[7]圣恩神庙中,绿圣女给丹妮莉丝讲述了弥林是如何走上贩奴之路的——吉斯卡利丘陵有丰富的铜矿,而当世界脱离了青铜时代,这种金属便不值钱了。奴隶湾的沿岸原本曾有雪松生长,而在吉斯卡利帝国瓦雷利亚自由堡垒的常年征战中,这些树木都逐渐消失在利斧和焰的摧残下了。[8] 树木消失后,风沙侵袭着这片干旱的土地。在灾害影响下,弥林已没有其它可供贸易的资源,奴隶交易便逐渐成为了弥林的经济支柱。格拉茨旦说,正是这些无穷无尽的灾难,把弥林的人民变成了奴隶贩子。丹妮莉丝则发誓要让这些奴隶贩子们再重新成为人民。[8]

格拉茨旦有两个表亲在丹妮那里做侍酒——同时也是质子——挈萨格拉兹达。一天,她带着一些神庙祭司白圣女来到丹妮的大金字塔,丹妮邀她共进晚餐,特地让那两个孩子来桌边服侍。他们在丹妮宫中过得很好,丹妮也喜欢他们。然而,鹰身女妖之子的暗杀还在继续,丹妮却不忍心因他们的恶行而伤害这些质子。只不过除她之外的人,比如斯卡拉茨·莫·坎塔克就觉得她太过心软。[3]

奴隶湾针对丹妮的仇恨愈演愈烈,魁尔斯亦向她宣战,内忧外患之下,格拉茨旦适时提醒丹妮,是时候与一位高贵的弥林贵族结亲以平息事态了,她举荐了西茨达拉·佐·洛拉克,并告之丹妮他已经候在殿外等待女王的召见了。显然她此行的目的就在于此,她留下西茨达拉和女王二人单独约谈,自己则在用餐后返回了圣恩神庙。丹妮对她的安排感到不满,并心存疑虑,担心她和瑞茨纳克、西茨达拉在背后串通一气,有所图谋。[3]

一天晚上,格拉茨旦突然带着三个蓝圣女灰虫子一起去拜见丹妮莉丝,众人对丹妮讲述了一个来自阿斯塔波的,骑着苍白母马的人进入弥林城,并送到神庙救治的事,由于此人的病症和他所说的一些恐惧的呓语,格拉茨旦觉得他是神明送来的信使,带来了灾难与毁灭的信号。[9]

疫病摧毁了阿斯塔波,难民被丹妮下令隔绝在城外以避免血瘟在弥林城内蔓延。在一次亲自出城布施后,瑞茨纳克与格拉茨旦在等待着丹妮,与她商讨婚礼的事宜。他们告诉丹妮依照吉斯人的规矩,她要在未婚夫的亲属面前赤裸全身接受检验,以保证丰饶多产,神庙的圣女将进行见证。丹妮震惊地抗拒这种事,希望按照维斯特洛的规矩来举行婚礼,但格拉茨旦说这样无法得到吉斯众神的祝福,婚礼务必要在圣恩神庙举行,并邀请所有弥林的贵族。最后,二人再度要求重开竞技场以庆祝联姻,以示回归传统,丹妮对此感到疲惫,她终于同意了。[4]

婚期临近,丹妮与达里奥·纳哈里斯的私情由于达里奥的张扬行事而被众人察觉。婚礼前日丹妮上朝时,格拉茨旦赶在第一个觐见,当众指责某个“佣兵团长”放肆无礼,丹妮非常愤怒,只能岔开话题。第二天,格拉茨旦在圣恩神庙为丹妮莉丝和西茨达拉主持了婚礼。[5]

西茨达拉成为国王后的第一件事是解除了斯卡拉茨对兽面军的指挥权,换上了自己的表亲玛格哈兹·佐·洛拉克,斯卡拉茨也没有来参加国王的宴会。丹妮忆起格拉茨旦曾经告诉过她,坎塔克家族洛拉克家族之间有血仇。[10]几天后,格拉茨旦也来参加了竞技场重开的庆典,她和神庙的一众圣女们一起坐在达兹纳克竞技场里,女王包厢的正对面。[11]

丹妮莉丝骑龙飞走后,西茨达拉暂时成为弥林唯一的统治者,他撤换了大部分之前女王的人手,无垢者则拒绝为他卖命。格拉茨旦是为数不多留任者之一。[11][12] 巴利斯坦·赛尔弥与斯卡拉茨秘密约见商议反抗西茨达拉,巴利斯坦试图营救被困渊凯营中的人质,斯卡拉茨反对冒险,想以杀死质子来作为人质遭到伤害的报复。在他说出的一串名单中,绿圣女格拉茨旦的血亲格拉兹达挈萨放在了首位,不知是否因为他认为绿圣女与鹰身女妖之子确有牵连。[12]

政变成功后,赛尔弥派遣格拉茨旦去敌方营内和伟主大人们商谈安排释放人质,斯卡拉茨对此十分反对,格拉茨旦本人也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个任务,但最终还是接受了赛尔弥的命令。三天之后议会召开,参与的众人皆不相信条件可以谈拢,尤其斯卡拉茨,他甚至怀疑绿圣女和敌方的伟主大人们根本就是串通的。赛尔弥却认为她不仅是个坚强的女人,也是丹妮莉丝忠实的朋友。[1]

格拉茨旦归来后,赛尔弥立刻召见了她,告诉她议会为她预留了位置,他们需要她的智慧。而格拉茨旦劝说赛尔弥立即释放国王,让他重登王位,并表示西茨达拉不可能试图毒杀丹妮莉丝,宣称是“吉斯众神告诉我的”。她坚信丹妮莉丝已经被龙焰烧死,请求赛尔弥答应下令屠龙。她也告诉赛尔弥,伟主大人们没有答应释放人质的条件,这时,渊凯军团的投石车开动了,格拉茨旦悲伤而恐惧地说投向城墙的不是石头,而是尸体。

引用与注释

  1. 1.0 1.1 1.2 1.3 1.4 魔龙的狂舞章节 70,女王之手。
  2. 约比六十余岁的巴利斯坦·赛尔弥年长二十岁
  3. 3.0 3.1 3.2 3.3 魔龙的狂舞章节 23,丹妮莉丝。
  4. 4.0 4.1 4.2 4.3 魔龙的狂舞章节 36,丹妮莉丝。
  5. 5.0 5.1 魔龙的狂舞章节 43,丹妮莉丝。
  6. 6.0 6.1 6.2 魔龙的狂舞章节 2,丹妮莉丝。
  7. 魔龙的狂舞章节 11,丹妮莉丝。
  8. 8.0 8.1 魔龙的狂舞章节 16,丹妮莉丝。
  9. 魔龙的狂舞章节 30,丹妮莉丝。
  10. 魔龙的狂舞章节 50,丹妮莉丝。
  11. 11.0 11.1 魔龙的狂舞章节 52,丹妮莉丝。
  12. 12.0 12.1 魔龙的狂舞章节 67,废王者。
最近编辑:Longqiaojushi(留言),TA已经为维基做了968次贡献。
版权信息:本文来自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的格拉茨旦·卡拉勒词条,以CC-BY-SA授权,转载时必须保留此行。(https://asoiaf.fandom.com/zh/wiki/%E6%A0%BC%E6%8B%89%E8%8C%A8%E6%97%A6%C2%B7%E5%8D%A1%E6%8B%89%E5%8B%92)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