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理論推測規範
本文皆為愛好者猜想不可當真
  1. 一個完善的理論推測應當包括理論證據反對證據,甚至疑問
  2. 理論證據是文章的必須內容,反對證據疑問應至少有其一
  3. 若建立詞條15天內不提供證據文章將被刪除
  4. 若證據屬於憑空猜測、有明顯硬傷或與原文不符,文章將被刪除
  5. 若問題已經明確或已被推翻,文章將被移出理論推測
  6. 歡迎任何人添加證據反對證據,請註明書中來源
  7. 歡迎任何人修改不合理的證據反對證據,但請不要刪除,建議將不合理內容注釋。注釋語句為<!--这样注释-->,強烈建議加上您注釋掉它的理由
  8. 關於理論的評論:
  • 歡迎在評論中提出您對該理論的觀點和修改建議
  • 禁止攻擊性的爭論


Klipper
<insert name here>,
這篇文章需要改進。你可以幫助冰與火之歌中文社區來 編輯它

神秘騎士》中登場又神秘失蹤的梅納德·普棱爵士,極有可能就是血鴉公爵本人。他可能使用了巫術喬裝打扮,以梅納德·普棱的身份混入白牆城

證據

變臉邪術

有人說國王之手學習變臉邪術,甚至可化為獨眼狗或一團霧[1]

《神秘騎士》一開始就似乎在暗示血鴉會變臉、能化成一團霧突然失蹤。如果所言非虛,那麼血鴉就能夠通過「變臉邪術」變身為梅納德·普棱爵士,混入白牆城。在參與了一系列事件後,梅納德爵士在夜晚神秘失蹤。第二天,當第一縷朝陽灑向白牆城,血鴉已經率領大軍出現在城牆外。那天清晨,起了晨霧

月長石扣針

普棱一身紫袍,但袍子染色差,邊沿業已磨損,用雞蛋大小的月長石扣針扣在肩膀,袍子下他穿茶色粗布衣和有污點的棕色皮衣。[2]

血龍狂舞》中,梅麗珊卓通過紅寶石改變了曼斯·雷德的外貌,將其與叮噹衫掉包。這裡,這枚雞蛋大小的月長石扣針不同尋常。可能血鴉正是通過這枚月長石實現了變裝。

尚不清楚梅麗珊卓是如何利用紅寶石實現偷梁換柱的(魔法或者是魔術),但這枚雞蛋大小的月長石出現在梅納德爵士一身看起來並不華彩的衣裝上還是有點搶眼和突兀。

伊耿老王的私生子

這種故事鄧克聽得多了。若傳聞屬實,庸王伊耿臨幸過王國一半的處女,生下的私生子更是滿坑滿谷。最糟的是,老國王臨死前將他們統統劃歸正統,無論和酒館侍女、妓女、羊倌女之流生的野孩子,還是和貴族所生的高貴私生子,概不例外。「這些故事若有一半是真,只怕咱們都成了伊耿老王的私生子。」

誰說不是呢?」梅納德爵士打趣道。[3]

這句看似打趣的玩笑話,會不會是變裝成梅納德爵士的血鴉公爵無意中說漏嘴,或是有意的調侃呢?

偷龍蛋

「離那人遠點。」鄧克警告伊戈,普棱身上有些東西他覺得不對勁,「不管嘴上怎麼說,他很可能是個強盜騎士。」

他的警告似乎讓伊戈對梅納德爵士更感興趣。「我還沒見過強盜騎士昵。你覺得他是來偷龍蛋的嗎?」[4]

《神秘騎士》結束時揭示了是血鴉派侏儒潛入白牆城偷走了龍蛋。

蒼白的眼睛

雨簾之下,他只能分辨出兜帽斗篷的輪廓和一隻蒼白的眼睛。待那人走近,才隱隱看出陰影之下是梅納德·普棱爵士熟悉的面孔,那隻蒼白的眼睛不過是別住斗篷的月長石胸針。[5]

雨簾之下,鄧克基本看不清來人的容貌,卻能在陰影中辨識出一隻蒼白的眼睛。難以想象,除了異鬼屍鬼藍色發光的眼睛外,還有哪個人類的眼睛能如此有神。這一處暗示更精彩的是,鄧克只分辨出了一隻眼睛;而血鴉,他也正巧只有一隻眼睛。

看得越久越覺不認識對方

靠近看,梅納德爵士的樣子有些奇怪,鄧克看得越久,就越覺不認識對方[6]

這是又一處暗示,暗示梅納德的容貌有問題。

梅麗珊卓曾解釋過她的「魅惑術」,大致意思是這種「法術」基於陰影與暗示,暗示越強烈就越不容易被看破魅惑術。為此,她讓曼斯·雷德穿上叮噹衫的骸骨鎧甲。也就是說,守夜人越是相信變裝後的曼斯·雷德是叮噹衫,那麼魅惑術就越不容易被識破(骸骨鎧甲增加了可信度)。反過來說,如果守夜人對曼斯·雷德的身份產生懷疑,那麼魅惑術的功效也可能會降低。

在此處後不久,鄧克就詢問梅納德爵士到底是誰,表明鄧克對於這位知道這麼多事情的僱傭騎士的真實身份產生了懷疑。所以,可能在此時,鄧克心裡的動搖使得血鴉身披的巫術產生了波動。

伊戈的靴子

「他與諸神同在。我想你知道原因。」

鄧克心如刀絞,甚至忘了胳膊的疼痛。他呻吟着說:「他用了靴子。」
我猜也是。他把戒指給羅沙師傅看了,學士便把他帶到巴特威面前。看到戒指,巴特威肯定尿了褲子,盤算起自己是否站錯了隊還有血鴉對他們的計劃知道多少。答案是:真不少。」普棱輕笑。[6]

普通的僱傭騎士是不可能知道伊戈就是伊耿王子的。而只有血鴉才可能知道伊戈帶着能證明他身份的戒指,而且一直藏在靴子里。

梅納德一抹輕笑回答「真不少」,是不是血鴉的自問自答呢?

暗中監視

「……,還有血鴉對他們的計劃知道多少。答案是:真不少。」普棱輕笑。

「你到底是誰?」
「一位朋友。」梅納德·普棱說,「我曾暗中監視你,推測你來這毒蛇窩攪和的動機。現在給我閉嘴,療傷要緊。」[7]

「血鴉大人有幾隻眼睛?一千零一隻。」暗中監視這種事對血鴉來說太稀鬆平常了。

鄧克

「他在聖堂里,你最好帶上武器。」梅納德爵士笑了,「夠清楚了,鄧克?」[8]

鄧肯爵士的真名是「鄧克」,但他總以「高個」鄧肯爵士身份參與各類活動、交際。但梅納德爵士卻知道他的本名。恐怕只有血鴉能夠從侄孫伊戈那兒知道鄧肯的名字。

晨霧

一支大軍浮現於晨霧中,將城堡團團圍住。[9]

前文提到,有人說血鴉能夠變成一團霧憑空消失。而在梅納德爵士消失後的第二天清晨,這麼巧也起了一陣霧。

神秘失蹤

他們試圖尋找梅納德爵士,但普棱昨晚就消失了[10]

前文提到,有人說血鴉能夠變成一團霧憑空消失。

毒蛇窩

「一位朋友。」梅納德·普棱說,「我曾暗中監視你,推測你來這毒蛇窩攪和的動機。現在給我閉嘴,療傷要緊。」[7]
梅卡殿下讓寶貝兒子跟着一名僱傭騎士,想必有他的考慮,」他說,「但我無法想象,這名僱傭騎士會把親王的兒子帶進一座亂臣賊子聚集的城堡。我怎會在毒蛇窩里找到我的侄孫,爵士?巴特威大人要我相信是梅卡親王派你們來,假扮神秘騎士刺探叛亂底細,這可是真的?」[11]

整部《神秘騎士》中,只有梅納德爵士和血鴉公爵用了毒蛇窩nest of adders)這個詞。

普棱

神秘騎士》中有這樣的語錄[12]: 伊戈問梅納德·普棱

普棱……你是韋賽里斯·普棱大人的親戚嗎?

梅納德·普棱答道:

算遠親吧。不過我懷疑大人他會不會認我這個親。

在神秘騎士出版多年後才發行的《冰與火的世界》中,我們從族譜了解到韋賽里斯·普棱依蘭娜·坦格利安之子,如果梅納德·普棱確實是血鴉,那他們還真的是親戚。

參見

引用與注釋

  1. 七王國的騎士神秘騎士,簡體中文版172頁。
  2. 七王國的騎士神秘騎士,簡體中文版185頁。
  3. 七王國的騎士神秘騎士,簡體中文版186頁。
  4. 七王國的騎士神秘騎士,簡體中文版191頁。
  5. 七王國的騎士神秘騎士,簡體中文版244頁。
  6. 6.0 6.1 七王國的騎士神秘騎士,簡體中文版245頁。
  7. 7.0 7.1 七王國的騎士神秘騎士,簡體中文版246頁。
  8. 七王國的騎士神秘騎士,簡體中文版247頁。
  9. 七王國的騎士神秘騎士,簡體中文版259頁。
  10. 七王國的騎士神秘騎士,簡體中文版261頁。
  11. 七王國的騎士神秘騎士,簡體中文版263頁。
  12. 七王國的騎士神秘騎士
最近編輯:瓦格哈爾(留言),TA已經為維基做了20,065次貢獻。
版權信息:本文來自冰與火之歌中文維基的梅納德·普棱/理論推測詞條,以CC-BY-SA授權,轉載時必須保留此行。(https://asoiaf.fandom.com/zh/wiki/%E6%A2%85%E7%BA%B3%E5%BE%B7%C2%B7%E6%99%AE%E6%A3%B1/%E7%90%86%E8%AE%BA%E6%8E%A8%E6%B5%8B)


導航:基於冰與火之歌系列小說的主要推測和分析 模板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