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作者:Stefan

译者:pksunking

译文地址:http://www.odyguild.net/bbs/thread-22627-1-3.html

在五王之战(一)中,我们概述了整个战争的全貌,本期将把焦点放在史塔克家族上,分析北境之王的战略及其失败的原因。


史塔克家族统治着北境。上千年以来他们都是北境的君王,而在铁王座治下则以北境守护的身份统治着这里,北境王国是七大王国中最古老的一个。北境的历史悠久,那里的人民遵循古道,也就是黎明纪元以来先民的传统。北境的人口稀少,散布在广阔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片严酷的土地,遍布着难以穿越的沼泽、广袤地森林和崇山峻岭。这里的地形和气候使得日常生活变得艰难。常年的寒冷和冬季无时不在的威胁让这里的人民和颈泽以南各国的人民大相径庭。他们的生活理念建立在凛冬将至这一事实之上,为此他们不得不时刻准备以求生存。在这种环境之下,那些空洞的礼节、浮夸的宗教仪式、异想天开的文化以及比武竞技都没有存在的土壤。这里的人们从来不受南方文化的影响,特别是史塔克家族,他们过着恪守荣誉的生活,丝毫没有被南方宫廷盛行的权术诡计所玷污。

北境有两道天然的屏障把它和七大王国的其它部分隔绝,战争时期这里将难以攻陷。首先,其北方是绝境长城,挡住了来自塞外和野人的威胁。其次,南方的颈泽是一系列难以穿越的沼泽和湿地。卡林湾这座难以逾越的堡垒据守着唯一的通道,阻断了任何从南而来的入侵者。北境的敌人如果胆敢侵犯这两道屏障,他们很可能在进入北境之前就被打败了。

在战争时期,临冬城的领主会召唤他的封臣。这些小领主会带着他们的子民来到临冬城脚下的避冬镇,一边等着其它部队集结,一边训练自己的士兵。大部分训练都是在行军过程中完成的,因为北境并没有职业士兵作为常备部队。由于这里地广人稀并且相对和平,因此没有维持常备部队的必要。不过大多数北方人或多或少掌握一些杀戮和战斗的技巧,因为这是他们生存必备的技能。在必要时北境可以集结大约45000人的部队,不过很少会达到这一数字。征集如此庞大的部队几乎会抽走这片土地上所有的劳力,造成食物的短缺,并延误播种——由于凛冬将至,没人会冒这样的风险。

因此北境的部队一般有20000人左右,这大概就是罗柏•史塔克带往南方的军力。北境的军队以步兵为主力,装备着五花八门的钝兵器——棍棒和钉锤远多于刀剑。护具大多数时候都是革甲或兽皮。即使有人能够负担得起真正的盔甲,也往往是链甲而非板甲。至于马匹,北境不像其他王国那样能够集结起大规模的骑兵。饲养马匹消耗巨大,特别是在冬天会占用许多食物。除了领主和骑士之外,即便一个人拥有马匹,一般也都是不适合参战的犁马。

在战斗中,北方的军队会按照所属的封地组成战斗单元:所有的士兵——无论是拿着草叉的农民还是骑着战马身披重甲的骑士都围绕在自己的领主周围。按照这种方式,北方的军队组成了许多半独立的作战单元,要在战场指挥官的计划与督查之下通过复杂的操作才能协同作战。有北方军队参与的战争一定要速战速决,好让士兵们能够及时回家准备过冬,否则士气会很快低落。而统帅这支军队的也必须是个强势果决的人。仅靠出身高贵并不足以左右强势的北境领主。如果认为史塔克家的领主不值得尊敬或是无能,那些强大的领主如波顿、安柏、卡史塔克、曼德勒或葛洛佛会立刻夺取指挥权。

这就是罗柏召唤他的封臣之后所面临的情况。由于河间地被攻击,时间至关重要,他没有继续等待下去的资本,因此只能招募了一支大约20000人的部队。即便如此,北境也只剩下些老幼病残,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无法抵抗铁民的进攻。罗柏采取的第一步行动是把部队集结在卡林湾以封锁通往北境的道路,这是北军的一贯策略。卡林湾难以攻陷,所以这是一步稳妥的防卫措施。守在那里,兰尼斯特的军队就没有打败他们的希望,于是就有了和谈的基础。

然而兰尼斯特的军队并没有进军北境,而是攻打了河间地,这迫使罗柏不得不带军南下穿过颈泽去协助友军。正如泰温•兰尼斯特所料,罗柏不可能等下去。不过留给他的选择却不多,他要么在孪河城渡河,然而瓦特•佛雷侯爵绝不会让北军轻易通过。要么就只有在红宝石滩渡过三叉戟河,而泰温可以轻易地比罗柏先到达那里封锁渡口。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至少对泰温来说),凯特琳•史塔克靠外交把佛雷家族拉到了自己一边,从而打开了孪河城的大门。罗柏采取了大胆的策略,把自己的军队分为两半。冷血又谨慎的卢斯•波顿带领步兵进军红宝石滩。而骑兵则在罗柏的带领下渡过孪河城奇袭奔流城。这一招让詹姆•兰尼斯特措手不及,并在泰温大人援兵之前就解了奔流城之围。这一行动成功的关键是除掉詹姆部队的所有斥候,而布林登•徒利出色地完成了这一任务。与此同时,卢斯成功的诱使泰温大人在绿叉河与自己会战,让对方以为这是史塔克军队主力,最终泰温获得了一场毫无意义的胜利。

北军在呓语森林伏击并生擒了詹姆之后,在解围之役轻易地击溃了兰尼斯特军。史塔克家族和徒利家族合兵一处,总兵力达到了大约40000人,其中有10000在绿叉河的波顿手中。这时,史塔克家族在和谈中将处于极为有利的位置,同时他们手上还有詹姆这个人质可以用来交换被关押在君临的艾德•史塔克大人。不过,兰尼斯特家还控制着珊莎•史塔克并自称控制着艾莉亚•史塔克,这使得史塔克家需要在战略上取得更大的优势。兰尼斯特家也看到了这一点,因此他们想要把艾德送往长城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史塔克家有机会收复河间地,除了泰温占据的赫伦堡之外。这时缔结一个联盟来对抗篡位者蓝礼和史坦尼斯也许是有利的。毕竟,没有人料到艾德(他发誓对此保持沉默)和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知道劳勃•拜拉席恩私生子的真相。

事实证明,瑞卡德•卡史塔克是个难以约束的封臣。他强烈反对和平的提议,要求为他在呓语森林被杀的儿子报仇。而他杀害兰尼斯特家俘虏的行为则使得事态变得更为复杂。当奈德•史塔克被斩首时,一切和平的可能性都断绝了。在领主被杀之后,他们失去了战斗的目标。在战争时,河间地很难保持安全,因为他们四面受敌。但下一步他们该往何处去?大琼恩•安柏给出了答案,他宣布罗柏•史塔克是北境之王。所有北境的领主都大声赞同,甚至河间地的领主们也屈膝称臣。这一举动大大增加了战争的筹码。只有被彻底击败之后,铁王座才可能认同这一声明,而北境也面临同样的局势。

要彻底击败铁王座,就需要史坦尼斯或是蓝礼•拜拉席恩获胜并承认北境之王。可以通过武力或结盟来实现这一点——后者显然更有前途。史塔克家族在整个战争中的外交行动都是针对这一点,不过对此他们并没有倾尽全力。北境之王想通过武力达到目的,这比向其它王国妥协更合他的心意。史塔克的外交行动分为两线。一方面,罗柏试图获得蓝礼的承认。如果这一计划成功,蓝礼将攻下君临并击败那里所有的兰尼斯特势力,同时罗柏则在西境和赫伦堡牵制住兰尼斯特的主力。如果罗柏能够学会向获胜的蓝礼妥协的话,这一计划是很有可能成功的(不管怎样,在君临陷落之前,双方都不会开战),然而高庭国王的死让这一切都成了浮云。

另一方面,罗柏希望通过给予巴隆•葛雷乔伊称王的权利来获得他的支持。他派席恩•葛雷乔伊出使去缔结联盟。然而,然而罗柏和席恩都大大低估和误解了铁民的野心。巴隆对罗柏的提议毫无兴趣,反而打算侵入他空虚的后方。

罗柏没有意识到铁民们的意图,他和黑鱼一起制定了一个强有力的计划,想要击败泰温迫使他和谈。他希望通过进军西境威胁兰尼斯港和凯岩城迫使泰温回师。事实上,罗柏并没有威胁兰尼斯港和凯岩城的实力,因为他缺少围城的补给,不过泰温并不清楚这一点。他们希望诱使泰温远离君临,让这座城市落入史坦尼斯手中。同时,他们将把泰温封锁在奔流城和红叉河以西、腾石河以北、金牙城以东的口袋里。那时他将不得不停战求和。这个计划的第一部分进行得很顺利。罗柏成功地奇袭了西境,让兰尼斯港和凯岩城受到威胁,迫使泰温从赫伦堡发兵。然而第二部分却被艾德慕•徒利无意破坏了。艾德慕守住了红叉河所有的渡口,并在石磨坊血战中阻止了泰温渡河。于是,当史坦尼斯登陆的消息传来时,泰温能够及时的回头援助君临。罗柏应该为这一失败负责,他没有把自己的计划透露给艾德慕。

在史坦尼斯战败、兰尼斯特与提利尔结盟之后,战局对北境之王十分不利。雪上加霜的是,他的继承人布兰和瑞肯以及母城临冬城也落入了铁民手中。深林堡、卡林湾和托伦方城也在铁民的掌握之下,这就阻断了他回家的路线。他还不知道卢斯•波顿已经倒戈。北军损失了许多优秀的战士,这时人数已经不到10000,而河间领主们同样损失惨重。

这一局势令人无法忍受。如果罗柏连保护自己子民安全都做不到,他将无法维持自己的统治。于是,他不得不夺回临冬城,重获对北境的控制。不言而喻的是,这将以牺牲河间地的安全为代价,只保留对绿叉河以西、腾石河以北的狭长地带的控制,这个区域仅包括海疆城、奔流城和孪河城。他夺回卡林湾的计划像解围奔流城一样大胆,他计划分兵三路,其中一支在泽地人的帮助下从颈泽北上,然后从后方攻击卡林湾。以罗柏的用兵手段,这一计划确实有成功的可能,不过导致他失败的却是他过去在外交上的无能。佛雷和波顿已经背叛了罗柏倒向兰尼斯特一边。在这之后,北境的大部分都归顺了卢斯•波顿和铁王座。独立的梦想破灭了。史塔克家族的冬季真的降临了。如今剩下的问题就是,当初罗柏怎样才能做得更好。

首先,罗柏在战略和战术上都做得很好。他用兵果决:对于如此年轻的一个男孩来说,他在呓语森林、解围之役和牛津战役中的胜利令人惊讶。他善于采纳封臣的建议,并能知人善任。在侦查敌情、蒙蔽敌军方面,黑鱼是无价之宝,而像大琼恩这样刚猛忠诚的人则是牛津之役、呓语森林之战这类大胆的行动所必不可少的。然而从长远来看,罗柏的胜利却毫无价值。即便史塔克与徒利联盟,兰尼斯特仍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尽管北境的领主们大肆吹嘘,但对西境的奇袭并没有真的对兰尼斯特家造成重创,使其失去补给或是无法招募新兵。只要罗柏不被打败,他就能保留统御这个新生王国的希望——而当败落的迹象初现,一切便土崩瓦解

罗柏的弱点并不在战场上——在那里他战无不胜。是他在政治上的笨拙使他输掉了这场战争。他从没有真正领会周围领主的意图(除了大琼恩这样的例外,席恩•葛雷乔伊、艾德慕•徒利和卢斯•波顿都是他无法理解的)并且完全没有政治的眼光。他的部队慢慢消融,并且由于错误的政策和意气用事使他失去了卡史塔克和佛雷的忠诚。

即便没有犯这些错误,罗柏对于如何获得最终的胜利也没有计划。在战场上打败泰温固然不错,但对于最终如何与铁王座共处他却没有打算。如果罗柏只是打算让北境独立,他大可以躲在卡林湾的坚壁之后等着铁王座承认他的地位。然而他与河间贵族的结盟最终折断了这个新生帝国的脖子,因为河间地四面受敌难以防守。罗柏证明了自己是个出色的军人,但却是个糟糕的政治家,最后他也倒在政治上。罗柏的称王和之后的行动是为了威胁兰尼斯特,但史塔克家从来就没有登上铁王座的希望。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