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Mbox notice
这篇文章含有暂无官方翻译的名词。


第二次腾石镇之战Second Battle of Tumbleton),是血龙狂舞期间,发生于腾石镇的另一场战役。

黑党的亚当·瓦列利安爵士组织了约四千名河间地战士,突袭腾石镇,试图杀死早前叛变的两名黑党驭龙者绿党守军猝不及防而大败,损失了两条、多位贵族军官和逾千名士兵。虽然黑党取得大捷,但亚当爵士和他的龙阵亡,他们无法攻取腾石镇而主动撤退。

序幕

黑党

第一次腾石镇之战后,来自河湾地的绿党大军得到从黑党叛变过来的两名庶出驭龙者——“白发”乌尔夫(Ulf the White)和“铁锤”休夫(Hugh the Hammer)——支持,攻下了腾石镇,威胁当时被雷妮拉·坦格利安女王为首的黑党控制的首都君临。两人的变节使女王对其他庶出龙骑士失去信心,在幕僚建议下她命人逮捕亚当·瓦列利安爵士和少女蓖麻,亚当爵士幸得女王之手科利斯·瓦列利安伯爵的提醒而事先骑龙逃脱。亚当爵士极欲证明自己的清白,于是飞到河间地仍然效忠雷妮拉的城堡组织军队,计划反攻腾石镇,杀死叛徒。最终,他集合了四千人协助他。[1]

绿党

新添的龙骑士并未协助绿党长驱直入攻下君临,反而使他们内部陷于分裂。众人间资格最老的霍伯特·海塔尔(Hobert Hightower)爵士接替了在前一战死去的参天塔伯爵蒙德·海塔尔成为绿党至高指挥,但他既无能又优柔寡断,未能及时把握机会。绿党贵族就下一步行动出现分歧,有人建议等待拜拉席恩家族参战,有人主张暂时后撤以补充即将耗尽的补给。在他们争论期间,绿党的士兵日渐减少,瘟疫在军营中蔓延,还有不少士兵弃战潜逃,带着劫掠而得的战利品偷偷回到河湾地。

野心越来越膨胀的两位庶出龙骑士坚持他们若不获得补偿,就不会协助绿党作战。乌尔夫的野心较小,但也惊人,他声称没有参战的提利尔家族是叛徒,要求绿党把高庭改封给他。休夫则觊觎王位,甚至为自己打造了一顶黑铁冠冕,气得在场的绿党贵族及戴伦坦格利安王子出言辱骂他们。十三位河湾地贵族密谋处死此二人,然后让最勇敢的人骑上他们的龙,夺取君临。在他们计划要落实的当夜,亚当爵士的军队向腾石镇发起攻击。[1]

战役

黑党骑士自北边及西边涌来,河间地士兵发射的弓箭如雨点落下,亚当·瓦列利安骑在魔龙海烟上向绿党营地和腾石镇残存的市镇吐下烈焰。绿党纵使人数更多,但早已纪律松弛,领导又不统一,营地陷于大乱。甫开战时绿党就损失了所有龙骑士,乌尔夫醉得连战斗打响也不知道,戴伦王子葬身于焚毁的营帐内,休夫则被参与阴谋的琼恩·罗斯顿(Jon Roxton)爵士所杀,罗斯顿随即被数名休夫的党羽砍倒。

一些黑党战士试图趁叛徒的龙——休夫的沃米索尔和乌尔夫的银翼——睡眠时袭杀它们,不过战斗声音吵醒了它们,沃米索尔轻易便杀掉来袭的敌人。同时,戴伦王子的龙特赛里恩虽然没有骑手,但也升空,不分敌我地喷火,亚当爵士驾龙去迎战它。两头矫捷的龙在空中狂舞,朝对方喷火或嘶吼却不作近战,有人说它们看起来更像是求偶而非对战。

此时,沃米索尔却在地面大开杀戒,它跟没有骑手的特赛里恩一样不分敌我攻击,派柏伯爵及戴丁斯伯爵与他们的仆人及骑士们一起被龙焰烧死。也许亚当爵士觉得他必须保护己方的人,他驾龙朝沃米索尔撞过去,而特赛里恩此时也从天而降,加入战团。三条龙在地面搏斗至死,海烟被沃米索尔咬断颈部死去,不久沃米索尔也伤重死去,只剩下特赛里恩残喘至日落时。布莱伍德伯爵下令他手下一位长弓手给戴伦王子的龙一个痛快,它的眼睛被三根长箭射穿而死。

战斗第二天日落时,黑党已经取得胜利,超过一千名绿党战士被杀,他们还损失了戴伦王子及许多贵族和两条龙,大量辎重和战马被掳获或烧毁。攻方只损失了少于一百人,可是却失去了亚当爵士和他的龙。黑党没有攻城武器或龙可以夺回腾石镇,清除退守在城墙后面的绿党,于是当晚他们主动撤退。[1]

战后

绿党损失惨重,十三名阴谋者中九位死去,其中包括欧文·佛索威马柯·安布罗斯、琼恩·罗斯顿及里查德·罗顿(Richard Rodden),但他们要除去的目标还剩下乌尔夫一人。休夫的称王梦并未随他死去而告终,乌尔夫认为戴伦和休夫已死,自己应该成为国王。翌日,有份参与阴谋的霍伯特·海塔尔爵士向乌尔夫献上两瓶酒为礼物,对方命他和自己同饮,霍伯特爵士未有背叛其盟友而喝下毒酒,于是他和一起毒发身亡。

至此,腾石镇大军的指挥权落到乌温·培克(Unwin Peake)伯爵手上。他开出重赏征求能驯服银翼的人,可是无人成功。而当初跟随蒙德伯爵自旧镇至此的南境大军也几乎彻底瓦解,逃兵成批出现。绿党承认失败,培克伯爵召集残存的军士和领主撤退,亚当·瓦列利安牺牲自己拯救了整个都城。[1]

语录

The dragon was Seasmoke, his rider Ser Addam Velaryon, determined to prove that not all bastards need be turncloaks. How better to do that than by retaking Tumbleton from the Two Betrayers, whose treason had stained him?[1]
- Archmaester Gyldayn

引用与注释

最近编辑:瓦格哈尔(留言),TA已经为维基做了20,065次贡献。
版权信息:本文来自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的第二次腾石镇之战词条,以CC-BY-SA授权,转载时必须保留此行。(https://asoiaf.fandom.com/zh/wiki/%E7%AC%AC%E4%BA%8C%E6%AC%A1%E8%85%BE%E7%9F%B3%E9%95%87%E4%B9%8B%E6%88%98)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