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10月6号

邓克与伊戈的故事

在最近这些日子我大概还会继续写一些关于邓克与伊戈的故事,但我不会没完没了地一直写几年。还有几千页坑没填的冰与火之歌系列才是我目前的任务的重中之重。

关于写作《列王的纷争

我不喜欢写“前情概要”作为开篇。取而代之,我会试着用《列王的纷争》的前几章节的POV的描写来唤起大家对《权力的游戏》中的情节的记忆。此外,我还列了族谱来帮大家搞清复杂的人际关系。

冰与火之歌的情节与构想

宏观上看,《权力的游戏》及其续作的情节都是受到玫瑰战争这一我最中意的历史事件的启发的,但我并没有说我在照抄历史。我写作有一个很大的兴趣就是把事件搅得模棱两可,以及制造悬念。还有,书中那些角色,他们大部分都是产自我的脑子里,只有小部分的原型来自历史。


诚然,这个系列原本构想时只是三部曲,但是初步创作时已经增加到四部,现在我更倾向于比那还要多。我能说什么呢?这是一个宏篇故事,涉及数千个角色。

10月14号

Sandrews:《雇佣骑士》中“高个”邓肯爵士的后裔会不会在冰与火之歌系列中出现?

嗯,头两个问题的答案等到我写更多的关于邓克与伊戈的故事,并且也有可能要等到后面几卷的时候才会揭晓。

Sandrews:为什么伊蒙·坦格利安没有出现在《雇佣骑士》的故事中?

关于第三个问题,呃,当时伊蒙正在旧镇学城,为他的学士项链打拼呢。他不会跑《雇佣骑士》的龙套,因为我没想到什么提到他的理由。

Sandrews:“明焰”伊利昂被放逐后有没有在里斯丹妮莉丝留下什么亲属?

最后,第四个问题,明焰并没有在里斯呆一辈子,只待了几年。也许他在那里留下几个杂种,可能意味着丹妮在里斯有几个某种意义上的“亲属”……但那他们也是一群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况且还是私生子。

10月21日

如何处理奇幻故事中的魔法元素

这是个好问题,杰森。如何正确地处理魔法元素是奇幻故事写作最棘手的方面之一。如果搞砸了,作品的平衡性就破坏了。

就我来说,我首先做的事情之一就是重读托尔金大师的作品。事实上,现今所有优秀的奇幻小说,包括LEGENDS上大部分作家的作品,都广泛地受到托尔金作品的影响。

重读《魔戒》,最让我感受深刻的是托尔金叔叔对魔法的使用是如此的小心和微妙。中土世界自然是一个奇妙非凡的世界,但是登场的魔法却少如凤毛麟角。就拿甘道夫来说,他是一个巫师,但他大部分打戏的道具竟然是剑……

这样的描写看上去比起大段大段的写某人喃喃咒语要显得有力得多,所以,我在“权力的游戏”中也尝试了类似的方式(指低魔法)。

10月23日

坦格利安诸王的年代

你是第二个提到涉及戴伦一世戴伦二世之间的众坦格利安国王这个问题的家伙。还有一些眼尖的读者已经将问题提到了我的信息板上(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其实答案不是唯一的,除非我自找麻烦。我曾粗略的将伊耿二世到现如今这个时代的国王顺向地梳理了一遍。但我从没想过将它们反过来再梳理,不过看上去他们确实拼不到一块去。所以我不得不对坦格利安的家族表做一些修改。怎么改,我还没有头绪,但我会改一些的。

如果韦赛里斯二世(171-172年在位)是伊耿三世的弟弟而不是儿子,或者他们的岁数差可以更对上号些。
—— 韦赛里斯二世后被确认为雷妮拉的次子,伊耿三世的弟弟。

10月24日

Maester, Cersei, Lysa, Benjen & Tyrion的读音

我只是很好奇,你怎么读权力的游戏中一些角色的名字。是不是坦格利安家族成员名字中'ae'发'ay'的音?

是的,大部分情况下是这样。
Maester 学士 May-ster
Cersei 瑟曦 Sir-sei
Lysa 莱莎 Lie-sa
Benjen 班扬 Ben-jen
Tyrion 提利昂 Tear-ree-on

11月5日

伊戈和坦格利安家族

是的,最终伊戈会成为国王,但践座的道路不会一帆风顺,还有涉及到之后的一些故事……嗯,我希望在我完成百万乃至千万字数级的史诗巨坑冰与火之歌系列后再去写邓克和伊戈他们。
坦格利安家族是高度近亲通婚的家族,就像埃及的托勒密家族一样。每一个给狗或马育种的人都会告诉你,近亲杂交不仅会突显出基因中优秀的方面,而且也会更加暴露出其中的缺陷和短板,这种做法会把血脉的特征推向极致。有些时候,伟大和疯狂往往只有一线之隔。戴伦一世,这个引领了征服战争的少年国王,还有即使是“受神祝福的”贝勒这样伟大的人物,在某种意义上,我都可以将他们定义为“疯狂”。(我必须坦诚,我喜欢灰色的角色,因为他们被怎样解读都不为过。而且无论我是身为作者还是作为自己作品的读者,我都务必要求我的作品是复杂的,和难以捉摸的。)
最后,有些读者在解读《权力的游戏》中龙出生的那段场景时解读得太过了——事实上,才没有只要姓坦格利安就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怕火这回事呢。

11月17日

Arion214:为什么布兰没有被提到出席了《权力的游戏》开头招待劳勃一家的临冬城晚宴?

帕姆,谢谢留言,以及感谢你对《权力的游戏》还有《雇佣骑士》的厚爱。
关于你问到布兰的那个问题……嗯,他其实是有参加那场晚宴的,必须的。琼恩的确并没有提到他,但是,还有好些百个人参加的人琼恩也没有提到呢……布兰是琼恩每天都看到的人,熟得可以忽略了,相比布兰琼恩会更好奇那些新来的客人……国王啦,王后啦,他们的孩子啦,还有詹姆和小恶魔。
这只是一种解释。另一种解释是,作者纯粹是忘记提到布兰。
但不管怎样,他在场,绝对的。在《列王的纷争》中有个场景,布兰还想起那场晚宴来着。

描写劳勃等人进场是琼恩的回忆,这点很重要。他能想到的是值得想的事,比如瑞肯中途停下,一堆神奇的人入场,布兰平淡的走过与之前相比,根本不会被想到。所以当然没被写

11月18日

维斯特洛诸神

安达尔人带来的七位新神依次是:圣父,圣母,战士,铁匠,少女,老妪,陌客。

而先民和森林之子信仰的旧神则没有名字,数量众多。

对世界上其他受到崇拜的神的描写——例如铁民的淹神、科霍尔的黑色山羊、多斯拉克的牧神和马神,在东方诸地受到崇拜的火与暗影等等——则在《列王的纷争》中占重要的篇幅。
—— 参见宗教

11月23日

关于美版《列王的纷争》的一些改动

其实改动是非常小的,大部分只是些错别字,在英国版已经印出后我们及时赶在美国版印出前纠正了它们。

美国版的成书背后会附上一张英国版所没有的地图,其余的老地图也是更新版的。

11月27日

有关论坛上的讨论

我乐于看到在论坛上讨论奇幻故事,特别是我的书时那副热火朝天的情景。但通常我会避免直接卷入讨论,我不想打扰读者们讨论和猜测的热情。以及,我更不想创作的思路受到这些讨论的影响。

非常高兴看到读者们这么细心地来读我的书,同时那么热爱我所创造的角色。

玫瑰战争

我对玫瑰战争是很中意啦,同时也承认冰与火之歌受到了它的影响。但真的没必要将我作品中的人物和事件跟历史上的人物事件一一对应。我喜欢用历史感来调剂我的奇幻作品,以增加纹理和逼真感,但是单纯地抄写历史这种事我可没兴趣。我更喜欢将所有元素打乱重构,将它们带到一个出乎意料的新方向去。

11月28日

当提利昂被派去带领前锋部队作战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在战线的左翼,但是,前锋部队不是应该是军队的最前端的序列吗?

前锋部队有很多种布置方法,但在通常情况下,中世纪的前锋部队指的只是在行军过程中走在最前面的部队。所以,当真正在打仗的时候,阵线展平,前锋部队就自然在左边了。
不过还有许多的例外情况让这个问题不是那么好回答。因为有的时候前锋部队也可能摆在阵线的右边而不是左边,当开始进攻的时候,先锋部队也可能冲锋在前,最先打击在敌人的阵线上。但当部队拉长阵型成防守状态的时候,将任何部队摆在前面就都显得不合适了。不过军队的规模,组织形式,地形等因素有时候也会决定是否能这样布置。

11月30日

冰与火之歌系列的时间跨度

我还不是很确定冰与火之歌中发生的故事究竟会跨越多少个年头。但从《冰雨的风暴》的结束到《魔龙的狂舞》的开始会有一个五年左右的空白,但具体是多少……好吧,到时侯再看。
《雇佣骑士》的故事发生在大约冰与火之歌时代的一百年之前。

12月18日

Mike:下一卷(《冰雨的风暴》)的POV人物会有什么变化么?

当然,每一卷我都会增减POV的阵容。

Mike:马丁你对冰火系列的结局已经想好了吗,还是在主线没有完全展开前给自己留一个变化的空间?

我知道冰火故事大致的宏观走向,但我并不确定一些小细节该怎样写。是的,我有一个结局的设想,但是列出一个缺少血肉的故事梗概只占了乐趣的一半。

Mike:还有,你是不是故意把好与坏的界限写得这么模糊,然后把好人全部杀光什么的也是故意的吧?

当然是故意的。无论是从作者还是一个读者的角度出发,我都更喜欢故事的情节是难以预料的,我更喜欢将我的角色染上一种灰色的色调,以避免他们变得脸谱化。参见冰与火之歌的主题

12月18日

多恩人

多恩人将会在《冰雨的风暴》中具体的登场亮相,而且会在《魔龙的狂舞》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至于多恩人为啥那么“离群索居”这个问题,厄,从历史和地理的角度都可以解释他们为什么很少跟其它六个王国往来。
—— 参见多恩人

大陆和季节设定

是的,《雇佣骑士》的故事是发生在七大王国中的。同时丹妮故事中她横穿的大陆的确也比维斯特洛要大些。
—— 参见厄索斯
长季节这类构想在科幻和奇幻故事中都很流行,流行了很久了。我曾经在我20年前写的一篇短篇小说“Bitterblooms”中也用过。

勇敢的心是否是故事原型

不是的,勇敢的心不是我故事的原型。那些元素——弓手射出的箭如雨一般落在头上,重装骑士的冲锋,等等——在大部分中世纪的战斗中都很常见。
勇敢的心中的打斗场面看上去非常震撼,但其实并不精确符合史实。其中的一个例子是,有一场战斗叫“斯特灵挢之役”结果连斯特灵挢都没有出现在描述中。

12月21日

第五本书及后续计划

《凛冬的寒风》将会成为第五卷的名字。
—— 后来马丁改变了主意
我还没有想好第六本,还有最后一本书的名字呢。

洛拉斯·提利尔的原型

洛拉斯爵士没有具体的历史原型。

12月28日

极乐塔之战的进一步描述是不是交给霍兰·黎德或者其他什么人了?

是的,答案在后面几卷里。

军队可不可以从西边绕过长城?

不行,那里高耸的山脉和深纵的河谷使其根本不可能被大规模的军队穿越,当然,小规模熟悉地形的掠袭者是可以的。

君临的私生子小孩会取怎样的姓氏?多恩呢?铁群岛呢?

等到我写到那些地方的私生子,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
—— 我们之后得知,这三个姓氏分别是维水、沙德和派克。

密尔的索罗斯梅丽珊卓信仰的神是一样的么?密尔和尚还有唐德里恩爵士还活着没?

既是又不是,既不是又是。具体细节在《冰雨的风暴》中公布。(毕竟,我还得为新书保留一些惊喜。)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